社會


【素養教學】提問的力量―焦點討論法在課堂的運用

作者: 臺南市永康國中地理教師 沙寶鳳(沙沙)

適切的提問,是學生進行文本閱讀理解的鷹架,然而要從單純的講述,轉化為以課堂提問為主的模式,是教學現場的一大考驗。

少子化帶來的一個課堂衝擊是:一個班級中有將近30種背景的孩子,就會有30 種不同的觀點和生命經驗,這些生命力很強盛、很獨特,也都很固著。

在充斥資訊媒體刺激的環境,孩子們無法只滿足於單一的專業知識傳輸,坐在一起激盪討論時,特別容易散焦、爭吵或沉默。如何連結30 個獨特的生命體,聚焦學習與討論,提問的設計及引導表達的技巧,便相對重要了。

透過反覆檢視與聚焦核心問題,可以讓教學單元更能挑戰學生心智、幫助教師釐清課綱標準,並決定教學的優先順序。前者是社會領域教學的重要目標,後兩者則是能讓社會領域教師跳脫授課時數緊迫的緊箍咒。

提問的目的為何?

在課堂中進行提問的目的是什麼呢?刺激學生的思考潛能?增加師生互動,炒熱課堂的氣氛?如何能讓學生思考並聚焦課程的核心概念?如何引發學生的好奇心,探索未知的世界及教科書中陌生的概念知識?

如何運用ORID設計提問?

當我們想要學生理解抽象的學科概念時,可以從一個具體事件的觀察開始,例如:一篇新聞報導、一段短片、一個小故事,或是課本中的一張圖片、一段內容,都能開啟焦點討論的歷程。(請參見附檔【附件】沙沙的課堂實踐】)

學生因生活所在區域、年齡與心理素質的差異而不同, 使用焦點討論法的結構進行提問,必須依據不同的學生特點來改寫問題。譬如沒有當過難民的孩子,實在很難從一張難民的照片,就能有什麼感受,因此加入一個連結自己現實生活的「生命清單」,引發學生與難民間的共同生活意義連結,並邀請不同程度的孩子參與課程。

對於「決定性層面」提問,我設計了三個能與課本內容結合的問題,不過每一題也都帶有詮釋性層面的思考歷程。因此我在帶領學生思考時,每個題目的進行還是會展開ORID 四個層面的提問,讓學生對核心概念「紛爭的成因與影響」產生共鳴,具備全球公民意識,善盡世界公民的責任。

失敗,不過是更接近成功

沙沙的卡關經驗

  1. 提問設計過於抽象與模糊學生答非所問。
  2. 問題順序混亂,擾亂思考過程學生沉默不語。
  3. 學生因為害羞、環境過於正式、尚未建立尊重彼此意見的氣氛,或是團體對於情感的表達感到尷尬等因素,還沒有準備好要進行討論無法得到有效的成果。

一開始的提問總是有些太過抽象,或是太過偏離學生的生活經驗,因此課堂提問的內容,仍需要不斷依據學生狀態進行策略的微調。當提問的答案不再是單純的對與錯、是與非時,便能慢慢鼓勵孩子表達出自己真正的想法,教師也因此能在課堂中透過傾聽,了解孩子們的迷思概念,並及時提供進一步的觀念澄清。

沙沙在活動實施後的感想

運用焦點討論法提問帶領討論,教師可以丟掉食譜式的教學方法,不再只是下載課本知識到自己腦中,再傳遞給學生,而是要協調知識概念及學生和教師之間的互動關聯。此時,教師的角色將從專家轉化為引導者,透過提問的引導,逐漸帶領學生在文本閱讀與共學討論中,持續探索核心問題,開啟理解之門。

引導討論時,需要對學生抱持單純的好奇,想要了解孩子們的想法,而非想要引導孩子說出自己所設定的「標準答案」,這樣的過程讓我看見許多學生創新且獨特的觀點,也讓我體會到不用擔任包山包海的全知全能角色,只需要引導學生透過反思來建構自己的知識體系。

放下標準答案,並沒有讓我失去教師的尊嚴,反而因為認真傾聽了孩子們的想法、探究與激發孩子們的潛力,使我的教學設計更能貼近學生的需求,師生互動也因此更加融洽。

作者介紹

  • 臺南市永康國中地理教師
  • 臺南市教師專業發展實踐方案輔導團團員

參考文獻

  1.  Jo Nelson(2017)。關鍵在問――焦點討論法在學校中的應用( 屠彬,譯)。北京市:教育科學。
  2.  Jay Mctighe&Grant Wiggins(2017)。核心提問――開啟學生理解之門( 侯秋玲、吳敏兒,譯)。新北市:心理。
  3.  許育健(2015)。高效閱讀:閱讀理解問思教學。臺北市:幼獅。